Daer

请多指教(四)

   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藏镜人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紧张过。
    “三师兄,我回来了~”
    跑进屋的忆无心看到了叹悲欢对面坐着的人慢慢站起来。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个人的照片她已经看过无数遍。只是一瞬间地愣神,她就立刻扑进了这个人怀了。
    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儿,藏镜人脸上露出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柔神色。
*
    晚上,刚到家的藏镜人看到了史家除了自己以外的男人整整齐齐地坐在客厅里。
    包括某个身份证上的名字已经改成戮世摩罗的人。
    看到藏镜人进门,每个人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瞄他身后。
    啧,史艳文这惨不忍睹的演技遗传性真强。
    “别看了,虽然今天见到了无心,但是她没有跟我回来。”
    “啊?”
    “啊什么啊,对了银燕,明天请一天假,帮我搬家。”
    “小弟,这是为什么?”
    “总之就是现在我在考察阶段,为了方便考察,也为了和无心互相了解,我要搬到她们那边一段时间。至于我搬走后的空房间,你们想怎么用怎么用。”
    “二叔,那是不是说考察成功的话堂妹就可以和你一起回家了?”
    “那当然!”
*
    藏镜人的东西本身也不多,银燕和他随便一收拾就可以搬家了。
    到了叹悲欢家,银燕边摆东西边四处张望。
    叹悲欢看着觉得好笑,不过他本来也不是会取笑别人的,又碍于长了一张哭包脸,所以还是维持住了稳重的模样。
    “石头仔还没回来,你先休息一下吧。”
    银燕听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傻小子,藏镜人想。还想着让他来帮自己撑撑场面呢,结果这么不靠谱。当时自己怎么会觉得史艳文的儿子里这个老三最顺眼呢。
    想来想去藏镜人得出了结论,果然还是因为史艳文的儿子没我家无心可爱。
    想罢,藏镜人衷心地对抚养了无心的叹悲欢伸出了手,“今后请多关照。”
   

请多指教(三)

    “藏镜人先生,很抱歉,之前我调查过你,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尊重,但是我希望知道石头仔的亲生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对方这么诚恳,藏镜人反而不好说什么了。而且看着桌上摆着的几张调查报告,想到自己年轻时打架、酗酒的往事,藏镜人有点心虚。
    “老实说,从调查结果来看,你不适合当一个父亲。”
    就在藏镜人准备反驳时,叹悲欢制止了他。“但是,当知道当年你没有抛弃石头仔的时候,石头仔很开心,她很希望和你见一面,所以我们希望你今天能留下来,和石头仔见一面。”
    听了这句话,藏镜人在心里感谢起了自己还未谋面的女儿。不过他不知道,除了女儿以外,在自己调查报告里,默苍离写在结尾的“虽然此人有诸多缺点,但却重情重义,若知道自己有女儿,必定会倾其所有、用心关爱”也起了不小作用。
*
    “所以先生之前就为二叔打好基础了?”
    看着雪山银燕的星星眼,默苍离点了点头。
    “诶,那就是说之前先生就知道我有个小堂妹了,可是却没告诉我…”
    “告诉你的话,你不就立刻告诉你二叔了吗?若他当时就急匆匆地找上门去,可能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对哦,我没想到这点。”
    “无事,你现在其实比起之前已经进步不小了。”
*
    万雪夜对旁边已经做好指甲但就是不走的小子有点头疼。
    尤其是在这人毫不掩饰地盯着自己的情况下。
    而戮世摩罗想的是,这人也没多帅,凭什么在梅香坞的姑娘眼里就超越自己了。

请多指教(过年番外)

    史家的过年定番是火锅。
    年三十中午,雪山银燕就在厨房忙起来。
    绿油油的戮世摩罗从楼上下来时就看到了同样绿油油的默苍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
    作为一个理智的人,戮世摩罗是不会在默苍离面前耍嘴皮子的。
    不过在聪默苍离身边走过时,他还是偷偷瞄了一眼,才发现默苍离不是单纯地在玩手机,而是在帮小弟搜菜谱。
    “史精忠的老师也不是和他一样薄情寡义嘛。”
    戮世摩罗心想。
    “不过还是比雪夜差一点。”
    想到这,他愉快地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出门接万雪夜去了。
     “先生,刚刚谁出去了?”在厨房忙活的银燕探出头来。
    “你二哥,对了,银燕,刚才腌的肉已经有半小时了,可以下锅了。”
    “啊啊,好的。”
      这边两人相互配合,气氛融洽。那边刚进小区的俏如来就不高兴了。
      因为他看到了某个穿着中二的臭小子在开着自己刚洗好的车。
      在打了三个电话都被拒接后,俏如来怒了。回到家里,和银燕借了手机打了个电话后,俏如来没等对方接通就挂了电话,并修改了银燕的彩铃。
      而接到了万雪夜的戮世摩罗在看到手机里小弟的未接电话后,想也不想就回拨过去。
      三秒后,万雪夜看着眼前这个人捂着耳朵嚎叫。
      “俏如来是不是病得不轻!他居然把小弟的彩铃换成墨狂!算了雪夜,我们不去那里过年了。那里已经被恶魔俏如来给控制了。”
      “那行,我们去干娘那过年,恰好今天只有她和荡神灭。”
      “算了算了,荡神灭好不容易和你干娘有个独处的机会。我们还是去和小弟过年吧。不过雪夜,等会俏如来欺负我你一定要帮我~”
      看着身旁外貌二十多岁,心智两岁半的人,万雪夜揉了揉他的头,轻轻地“嗯”了一句。
      这边戮世摩罗被顺毛顺得很开心,那边俏如来也消气了。
       郭筝从冰箱里熟门熟路地拿出了一罐冷饮一饮而尽。
       “冰的不要喝那么急,小心一会头疼。”
       “没事的,俏如来,你从没和我说银燕做的火锅那么好吃,不过就是有点辣。”
      史家都是能吃辣的,就连剑无极和默苍离对辣也是来者不拒。所以银燕做的火锅一直以麻辣为主。今天听到郭筝这么说,银燕才知道原来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个程度。看看旁边的材料,他只好发短信让剑无极再帮买一份来,好做一个清汤锅。
      剑无极正和凤蝶逛着超市,看到银燕的短信,他立刻扬起来给凤蝶看“蝶蝶~笨牛那边正向我求助呢,反正买了菜我们要去史家,不去今年就在那里吃年夜饭好了。”
      “可是主人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们还是把菜送去后就回家吧。”
      正被凤蝶担心的神蛊温皇此刻并不是一个人。酆都月今天不知道发什么疯,大过年的不回家,反而在他的厨房忙活起来。
      不过有人做饭给自己,那自己就继续躺着好了。
      藏镜人拎着一兜酒打开了史家的大门,看了看里面老老小小坐了一圈,顿时觉得自己酒买少了。
      正准备再去买时身后的叹悲欢和忆无心摇了摇头,于是便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请多指教(二)

    默苍离开了一家私家侦探社。
    工作人员只有两人,他和雪山银燕。
    好在自己就是老板,所以办公室恋情也没人来管。
    当自己和银燕在一起时,自己这边除了好友之外没有什么需要报备的人。但是银燕那边就不同了。
    尤其是在自己是史艳文的同学和俏如来的老师的情况下。
    所以当银燕第一次带自己回家时,除了戮世摩罗看热闹不嫌事大以外,气氛可以说是很尴尬了。
    不过在银燕的努力下,现在一家人十分融洽。
    想到这里,默苍离抬头看了看已经发呆了半个小时的银燕。
    叫醒了发呆的银燕,听了藏镜人的伦理剧后,默苍离觉得这事完全没必要操心。
    不过抬头看到了那双真挚的眼睛后,默苍离还是出给了银燕办法。
    银燕这边很是苦恼,戮世摩罗那边也不例外。
    不过原因不同,戮世摩罗苦恼的是在小弟告诉自己这件事时,自己没磕着一把瓜子。
    “所以在史艳文找回藏镜人、俏如来找回你和雪山银燕后,你家又有一个小孩要被找回来了?”
    曼邪音边帮他涂上指甲油边问。
    “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第一,我可没和小弟一样傻乎乎地回那个家。第二,这个小堂妹到底跟叔父还是跟前婶母一起住还是未知数。”
    曼邪音可没心思纠正他不认这个家却小弟、叔父叫得多熟练。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要操心。
    “涂好了,一共二百块钱。”
    “哇,那么贵你怎么不去抢?”
    “除了美甲,我还附赠了你八卦呢。”
    “就你那梅香坞保安队长是女的的传闻我早听八百回了。再说我也回赠了史家的八卦。”
    “你家的破事我可没心情听。”
    戮世摩罗正准备回敬她“你才史家人”时,美甲店的自动门打开了。
    “老板娘,麻烦帮做个美甲。”
    戮世摩罗循声看去,发现是个比自己颜值差那么一点点的小帅哥。
    不对!什么小帅哥。这人不就是梅香坞新来的保安队长么。
   

请多指教(一)

(本文cp很迷,目前主要有藏镜人×叹悲欢,雪山银燕×默苍离,苍越孤鸣×风间始,俏如来×郭筝,元邪皇×缺舟一帆渡,万雪夜×戮世摩罗)
    藏镜人刚刚知道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自己有一个女儿。
    女儿已经十五岁了。
    算算日子正是自己和姚明月离婚后不久出生的。
    而姚明月不但没把她当时怀孕的事情告诉自己,还在生下女儿后不管不顾。
    看着藏镜人额角暴跳的青筋和握得紧紧的拳头,俏如来感到一阵阵牙疼。
    “银燕,你再把二叔抱紧点,一切等父亲来再说。”
    “哦。”
    “俏如来!雪山银燕!你们放开我!我现在就去揍姚明月个xx”
    俏如来很庆幸神蛊温皇是打电话来告诉二叔这件事的,不然以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肯定早撺这二叔打上门了。
    史艳文回家就看到自己二儿子紧紧抱着自己小弟,而大儿子则搬条小板凳坐着看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
    听完了来龙去脉,史艳文觉得自己小弟和自己一样真是狗血体质。
    “小弟,你先别急,虽然你错过了无心之前十五年的岁月,但今后你还可以陪她很多年。”
    看着完全没有冷静下来的藏镜人,他接着说“而且我听说从小照顾无心的叹悲欢是灵尊前辈的徒弟,无心在他的教导下性情肯定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去和他说清楚情况,他一定会体谅的,到时候你也可以先无心接触,让无心慢慢习惯你。”
    听完史艳文的长篇大论,藏镜人不再挣扎了,反正着父子三人今天肯定不让自己出门,而且越挣扎,被雪山银燕制住的手越疼。
    第二天早上,揉着肿起来的手肘,藏镜人在自己房门外看到了捧着红花油的小侄子。
    “二叔,昨天一定把你勒疼了吧,我现在帮你揉揉吧。”
    臭小子!一根筋!
    想是这么想,藏镜人还是很大度地让这个臭小子帮他擦起来红花油。
    “那个,二叔”
    “嗯?”
    “你今天不是要找无心小妹吗?也带我去吧。”
    看着雪山银燕亮晶晶的眼睛,藏镜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这傻孩子肯定一跟他去就会把所有事都和他父兄说了,对了,说不定还会告诉他那个冷冰冰的男朋友。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才不想让这几个人知道。

    叹悲欢刚买完菜回家,就听到了门铃响。
    打开门,发现是一个从没见过的人。不过从这个人的眉眼,他也猜出了大概。
    “请进吧,石头仔刚出门了,有什么事情我们直接说吧。”